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

今天是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歡迎光臨本站 

保險拒賠代理

道路交通事故案件中的保險訴訟問題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6/8/26     瀏覽次數:    


隨著經濟和社會的發展,機動車輛日益增多,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以下簡稱“道交案件”)也呈上升趨勢。如何妥善處理此類案件,是近段時間以來一直較受社會關注的話題。

保險公司的訴訟地位問題

關于保險公司的訴訟地位,即保險公司能否作為道交案件中的適格被告問題,一直是保險公司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應訴答辯的第一個要點。

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肇事車輛參加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的,由保險公司在責任限額范圍內支付搶救費用;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保險法規定,保險人對責任保險的被保險人給第三者造成的損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規定或者合同的約定,直接向該第三者賠償保險金。上述規定對于受害人能否據此直接要求保險公司承擔賠償責任以及保險公司在交通事故賠償案件中的訴訟主體問題沒有作出明確規定。

事實上,保險法賦予了受害人向保險公司的直接請求權,保險公司應當直接向受害人賠償強制第三者險的部分保險賠償金,保險公司承擔責任是第一順位,此時保險公司應作為被告參加訴訟。而在商業第三者險下,雖然保險人“可以”依照法律的規定或者合同的約定直接向第三者賠償保險金,然而是否理賠取決于保險公司,受害人并無真正的直接請求權。一般情況下,只能由被保險人(第二者)先向受害人(第三者)承擔責任,然后由被保險人向保險人(第一者)提出理賠申請,此時保險公司是間接賠償責任人,不應作為共同被告參加訴訟。

其實,對于該類案件在僅有商業險的情況下,立法上的價值取向是“有責任才賠付”。對于侵權行為人是否有責任,法院只有在先行審理后才能加以判定。道交案件作為侵權行為引起的侵權之債,而保險公司向被保險人或者直接向受害人作出理賠,是基于保險公司與投保人間的保險合同引起的合同之債。將這兩種不同的法律關系,放在同一案件上進行處理是于法相悖的。在審判中,現在大多數法院也采納這一觀點,所以處理此類案件時并未將保險公司作為案件的被告。應當說,從減少訴累出發,宜將保險公司作為第三人參與訴訟較妥。對于交強險,因其有別于商業險,道交法在立法上也是傾向于“出險即賠”的。保險公司作為保險人,只要發生了保險事故,保險公司即應當在其責任限額內進行賠付。因此涉及交強險類的道交案件,保險公司是可以也是應當作為適格被告的。以上是交強險尚未賠付的情形。如果法院受理案件時,保險公司已經進行了適當的理賠,此時,為分清責任、查明事實,可將保險公司列為第三人參與訴訟。

保險公司賠付精神損害撫慰金問題

對于商業險,因其是一種責任,是一種列明險。故對該類險種的道交案件,如果投保人投保時投有精神損害賠償險的,保險公司基于與投保人的保險合同應當向被保險人或者受害人進行賠付,法院在處理上沒有太大的技術難度。

對于交強險,在交強險條款中列明了精神損害撫慰金可以在死亡傷殘賠償金項目里進行賠付。故對于該類案件,無需將精神損害撫慰金按比例進行劃分。交強險條款中列明了死亡傷殘賠償金項下的若干子項,但沒有列明具體的比例,其也沒有要求按子項的比例來加以賠付。作為這種列明條款,意味著只要在這些列明的子項范圍內,保險公司都應當進行賠付。

保險公司對生效判決的履行問題

在司法實踐中,盡管理賠難,但一旦人民法院作出了生效的裁判,保險公司大多都能夠履行,這是值得肯定的。但如何去履行,以什么樣的方式進行履行,則要加以規范。實踐中,大多數保險公司的做法是將理賠款直接匯至法院的執行賬戶上,一般不向法院報告,更不通知債權人。這樣往往造成了在法院不知情的情況下,理賠的錢款盡管已進入法院的賬戶,但卻未及時地通知權利人來領取,有時甚至還受理了債權人申請強制執行案件,出現了溝通不暢的問題。

因此,有必要建立一種工作機制,建立保險公司與法院之間的專門溝通通道,以及時將理賠款支付給受害人。此問題雖小,但卻能真正體現司法為民、便民,促進社會和諧。

保險公司對醫療費的賠償范圍問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醫療費根據醫療機構出具的醫藥費、住院費等收款憑證,結合病歷和診斷證明等相關證據確定。賠償義務人對治療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異議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這條規定從醫療費的賠償原則、標準、數額計算以及舉證責任規則等加以了規范。

但在審判實踐中,關于醫療費的賠償數額和范圍,保險公司的理由與法院往往在認識上很不統一,爭議焦點是醫療用藥是否局限于醫保范圍的問題。醫療用藥不能不考慮實際、機械地一律限定在醫保范圍內。這也是保險公司在審判實踐中所提的此類意見一般不被采納的原因所在。人民法院的裁判不能機械要求事故發生當時即按照通常情況去理性施救,而應通過裁判鼓勵醫院更多著力于治病救人。這種裁判的導向對維護人民群眾的生命和財產具有重要意義。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在線咨詢
在線客服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400-6608-579

請掃描二維碼訪問手機站

[向上]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 大乐透开奖结果 齐天大圣捕鱼游戏下载 ag电子竞技俱乐部报名 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秒速赛车计划全天 新浪彩票充20送20 31选7一等奖多少钱 完美世界手游神谕任务大全 单机游戏台湾麻将 阿尔艾因16号奥马尔